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章:大闹曼谷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章:大闹曼谷

一时间,会所内乱成一团,小狼那边已经大打出手了,场面极其的混乱,不少客人都被吓得四散逃离,大厅内的桌子东倒西歪,到处都是酒瓶碟碗落地的碰撞声。<-.

从会所外又冲进来七、八个保安,手里都拿着家伙,看起来犹如警棍一般,不过他们并没有参与打斗,而是站成两排堵在大厅门口,看样子是要等到两败俱伤时才zhunbèi出手。

小狼现在的处境非常被动,被十几个人围打着,恐怕已是猛虎架不住群狼。在这种地方打斗,小狼明显不占优势,毕竟和他打的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古墓里的血尸,动起手来多少还得顾忌一些。这要是和血尸打,小狼绝对会用他那把短刀,把他们一个个都卸扒了。

我正在想是现在冲出去帮忙,还是先观察一下情况再出去,就在我犹豫不定之时,听见身后的老嫖惨叫一声。

回头一看,老嫖竟然倒在了地上,嘴角旁还流出血来。我一看老嫖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被那舞女踢了一脚。心想,老嫖准是没干什么好事,一定是趁我不注意想猥亵人家,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心説,活该,就他娘的该受diǎnjiāoxun。

我刚想回头再去看外面,那舞女一个跃身,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朝着老嫖就又是一脚。老嫖刚从地上站起身来,还没站稳,就又中了舞女一脚,直接被踹倒在了沙发上。

我一看这舞女有diǎn不对头,竟然有功夫底子,而且看她的身手,还不只是会一两下子那么简单。心中顿时起疑,心想,一个舞女怎么可能会功夫呢?

再一想,虽然老嫖吃喝嫖赌一应俱全,但也不是那种道德败坏、强人所难之人,还不至于非要吃zhègè舞女的豆腐不可,而且这他娘的,一diǎn都不像是因为吃豆腐才打起来。

我本想过来伸手拽下舞女,让她住手,可没想到的是,舞女反一抬手,倒把我的手腕抓住了,然后对着我jiushi一脚。这一脚来的太快了,以至于,我根本没来的及躲闪,直接被她踢中了腹部。

被她踢中之时,她一松抓着我手腕的手,我likè被她踹翻了过去。倒地的一瞬间,听见老嫖在那边骂道:“我日的,小妞,你他娘的和老子来真格的。你嫖爷我本来不打女人,看来今天要破戒了。”

等我站起身来的时候,老嫖已经把中间的桌子掀翻到一旁了,看着我説道:“你不用上,我今天要亲手jiāoxun这娘们一顿,他娘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

老嫖説完就和舞女打到了一起,我一看,这算是彻底乱套了,外面的情况一时之间还不明朗,老嫖这边就又和舞女玩上单挑了。

就在这时,桑布在对面的包间门口对着我这里一伸手,指了一下,他身边的几个壮汉,likè朝着我这里看了过来,接着就往我们的包间这面跑来。

看见好几个壮汉,朝着我们包间过来了,我心説,不好,连忙招呼老嫖,可他娘的喊了好几声,老嫖都没应声。

扭头一看,好家伙,老嫖已经挂彩了,想必这舞女也不是好duifu的主,看来现在是指不上老嫖了,zhègè舞女就得够他忙活yizhèn子的。

眼见外面那几个壮汉离包间越来越近,心念急转之间,我衡量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单靠我一个人要duifu那几个壮汉,简直jiushi鸡蛋碰石头,不要説他们会不会泰拳,就单从那块头上来看,个个长得都跟施瓦辛格似的。从体质上比较,我就先输了一大截,心里上突然感觉自己现在jiushi个弱势群体。

仔细一想,单靠自己是肯定不行了,还得需要老嫖,至少这家伙的武功底子比我强多了。

现在这情况也由不得老嫖了,哪还有时间玩单挑,正赶上舞女背对着我,我一个快步冲了过去,伸腿jiushi一脚,直接把舞女踹向老嫖那边。

可他娘的,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老嫖竟然没配合我,不但没乘势去打,反而是把要栽倒的舞女给扶住了,然后对着吼道:“我日的,小七,不是我他娘的説你,都告诉你了我们在单挑,怎么还背后偷袭呢,你丫的,太不懂游戏规则了。这么漂亮的妞,你怎么能下得去脚呢?”

老嫖话还没説完,就被舞女迎面来了一眼炮,这给老嫖疼的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章:大闹曼谷

,捂着眼睛在地上蹦跶好几下,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满是脏话。

我心中暗骂,该,活该,看你他娘的还怜香惜玉不。

此时那几个壮汉一脚把包间的门踹开了,冲了进来。老嫖见状,连忙喊道:“都他娘的别动,我和她单挑完事,你们再上。”一边説还一边用手指着舞女。

老嫖的这番话,倒还真dǐng用,冲进来的那几个壮汉,谁都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看看老嫖,又看了看我,然后留下两个人,其他的都退了出去。我一看,这他娘的是轻蔑我和老嫖啊,这意思太明显了,留下两个人就足够把我们摆平了。

其中有一个壮汉对着舞女説了一句泰语,也不知道叽里呱啦説的是什么,不过舞女听到他説话后,likè住手了,然后对着老嫖竖了一下中指,便朝着门口走去。

老嫖一看舞女要走,忙説道:“我日的,别走啊,你嫖爷我还没打够呢。”然后用手指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壮汉,接着骂道:“都他娘的怪你们,好好的一出棒打鸳鸯,愣是被你们搅散了,看来今天你嫖爷我,真得给你们diǎnjiāoxun了,让你们也长diǎn记性。”

老嫖话音未落,就朝着那两个人冲了过去,速度极快的飞出两脚,接着又是连续的几个重拳,虽然老嫖也挨打几下,但并无大碍,直接把两个人撂倒在地。然后扭头看向我,用大拇指摸了一下鼻子,学着李小龙的叫声“阿达”。

原本在外面看热闹的那几个壮汉一看,老嫖竟然如此生猛,likè冲了进来,对着我和老嫖形成了围攻之势。

“我日的,小七,这回他娘的咱就各安天命吧,自己照顾好自己,找机会冲出去,这房间太小了。”

其实不用老嫖説,我早就想冲出去了,在这么小的空间内,比的不是谁的功夫底子好,而是谁的人多。很显然,在zhègè包间里,我和老嫖是绝对的弱势,但要想从门口冲出去是根本不可能了,只能另想bànfǎ。

我对着老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咱们从这玻璃撞出去,老嫖还没来得及给我回复,便和几个人打在了一起。

一见老嫖已经开打了,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我likè灵机一动,心想,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朝着大玻璃窗就冲了过去,几乎是集全身的力量于后背,再加上跃身起跳的冲击力,一个空中转体,双手互头,后背直接对向大玻璃窗,就听哐的一声闷响,栽倒在地。

一种剧烈的疼痛感,瞬间走遍全身,接着就感觉nǎodài开始向外膨胀,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不清,耳边嗡嗡三响。虽然没有看到满天的星空,但却感受到了,全身的骨头犹如散架了一般,那感觉就像是,我所有的骨头都摔断了一样,极其的疼痛难受。

伴随着嗡嗡三响的耳鸣声,还有yizhèn大笑声,只是一刹那,整个包间里都是笑声,好像是有人再説xiàohuà一般,逗得包间里的人hāhā大笑。

紧接着,就有人把我扶了起来,一边扶我起来,一边説道:“你他娘的电影看多了,疯了吧,这是钢化玻璃,十个你也撞不出去啊。”

听老嫖説完,我likè有种想打盗洞的感觉,恨不得现在就钻进盗洞去。虽然nǎodài还有diǎn迷糊,但心里清楚,心説,这下算是丢人丢大发了,这脸都丢到国外了。

老嫖贴在我耳边,又轻声的説道:“趁着他们还在看你xiàohuà,抓紧从门口冲出去。”

老嫖话还没有説完,就狠狠的推了我一把,直接把我朝着门口的方向推去。

站在门口的正是那个跳舞的舞女,我也不管那舞女对我出什么招了,心想,不管你是拳打还是脚踢,我现在都得冲出去,再听一会这包间里的笑声,我非得自杀不可。

説时迟那时快,我也不管舞女对我使什么招数了,借着老嫖刚才的推动力,直接朝着她就扑了过去。

可能是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舞女还在嬉笑我刚才的无知,竟然对我冲过来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被我扑倒在地。

就在我倒地的一瞬间,她才想起来对我出招,不过一切为时已晚,她已经被我狠狠的压在了身下。紧接着,我就听见后面有打斗声和谩骂声,不用多想也知道,老嫖和他们又开打上了。

此时小狼和挪客来到了包间的门口,小狼一把就把我从舞女的身上拽了起来,説道:“跟着挪客,快走。”

我一看,挪客手里拿着沾满鲜血的砍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全是刀伤,不过看他的状态应该都是皮外伤,并没有大碍。再一看,大厅里面一片狼藉,很多人都倒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

挪客拉着我就往外跑,可jiǎobu还没启动起来,就被门口的保安挡住了去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