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鬼夫仙妻 第39章薏怜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02日

鬼夫仙妻 第39章薏怜

“咚咚咚……”

晨钟暮鼓,所有明仁寺的弟子聚集大堂,木鱼声阵阵,佛经祢喃入耳,寺外青鸟探头,好一个清晰明朗的清晨。

早课结束。

“修缘,今日你带着修心,修怀一同下山去化缘去吧。”主持嘱咐道

鬼夫仙妻  第39章薏怜

“师父,弟子知道了。”修缘向主持示了佛礼。

明仁寺位于山中,刚出寺门不久,他们三人才走到了半山腰。

“师兄,咱们歇歇再走吧。”修怀一把坐到了地上,撒手把包袱一丢,不断将额间的汗珠擦拭。

修心一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歇什么歇,这才走了多久?”

修怀不依不饶,略带撒泼:“我不管,我是真的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

修心,修怀是第一次下山化缘,从没有出过寺门,也着实领教不得这所谓的“行路难”,修缘摇了摇头,也就依了他,道:“我们稍作歇息便启程。”

“是”二人纷纷回礼。

修缘心生沉稳,耐心极致,修心,修怀,一个懈慢多事,一个急躁琐事,这或许就是主持特地派他同他们一起前往的原由了,他走到一颗树底下,解下斗笠,盘禅而坐,阳光渐渐穿过树缝,洋洋洒洒飘落在他的头间,就像是一面镜子,亮堂得能照出个人影来了。

须臾,修缘发觉身下有些不适,睁开眼,一条小青蛇正在他足下微微颤抖,他将拾到手心中,发觉她腹下有一伤口,还在不断往外渗血。

“阿尼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借机在此歇息,与它巧遇,也着实是它之幸,也能说明它是命不该绝,他缓缓将它收至袖口中。

“修心,修怀,我们该启程了,要不然太阳落山都没法子赶回来了。”修缘整理整理服装,戴上斗笠,从地上起了身。

休整了一番,他们二人实在是不敢在耽搁了,纷纷收好包袱,从地上起了身。

修缘从袖带中拾出小青蛇,在路上,他已经给它简单的处理过了伤口,他将它放到桌子上:“路上行程耽搁太久,这一路奔波,可别把你的伤加重了。”

小青蛇仍然是昏迷不醒的,少顷,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

推门而入的是修心,他将一小瓶交到修缘手中,道:“师兄,你要的愈灵潵。”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小青蛇,轻轻的戳了戳它,道:“师兄,这不过是条小蛇,何需要用到愈灵潵?”

愈灵潵由百草炼化,虽然不能立马痊愈,能治百伤,也是极为难寻的药品了。

修缘道:“修心,生着皆有命,方可谓平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蛇一命亦如此。”

“弟子明白了。”修心回了佛礼,道:“那师兄,我走了。”

“嗯”

修心出门之前,他都不忘在瞟瞟桌子上的小青蛇。

见到修心离去,房门关上,修缘将药瓶打开,他将愈灵潵轻轻在小青蛇的伤口上涂抹,当他轻轻碰到它的时候,可能因为疼痛,小青蛇身子微微颤抖着,没有细细瞧,他都不知道,这青蛇既然生得些许独特,身子上附着一些金色的小条纹,旁人若只是一眼瞧过,还真是瞧不出来。

为她抹好了药,将布带给她的伤口裹上。

入夜,烛火中烧,修缘已然熟睡,小青蛇隐隐将头探出褥子,水灵的蛇眼,不断吐出信子,一扭一扭,一道绿光闪现,幻化出一绿衣女子,她依偎在修缘身旁。

轻声唤道:“嘻嘻……小哥哥……”

修缘睡得很平稳,她吐了吐信子,手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脸,又唤:“小和尚……”

灵敏又妖娆的身躯依附在修缘的身子上,轻轻的凑了上去,呼吸着他的呼吸:“嘻嘻……”

恍恍惚惚,隐隐约约,有一双眼睛给睁开了,修缘一手抚着自己的脑袋,圆润又光滑,他起身,屋子已经完全亮堂了,已经是白天了,定了定神,嘴里轻轻念起了佛经。

罪过,罪过……

既然会心生此等杂念,他自认为是自己做了梦,梦里的女子既然对自己做出此等不轨的行为,梦由心生,怎么都不能这样任由自己,必须得惩戒自己一番。

修怀边扫地,边看着前方的藏经阁,对着修心,问道:“唉,唉,修心,师兄这是怎么了,今天一直呆在藏经阁里。”

“看师兄今天状态不怎么好,早课的时候朗诵中又有些分神。是有些异常。”修心也打量着前方。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疑物,何处染尘埃。”修缘一边抄着佛经,一边还不忘念出口。

躺在一旁的小青蛇,顿了顿神,它早就听得困意泛滥,原本就要睡过去了,然而听到这句的时候,它便伸直了身子,一扭一扭的爬过去,到了他的笔下,睁大了眼睛,吐着信子看着他,修缘顿然停下了笔,看着它。

它的身子被刚刚写下没干的墨水给染了黑,修缘阁下了笔,道:“想来你的伤是有好转了。”

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瞧着它既然能让自己有些喜悦,

一到入夜,小青蛇都会化作人身,依附在修缘身上,逗趣一番。

“小和尚,念了经,就能让你不想我了吗?”她轻轻的骚了骚他的下颌,睡觉既然是一个姿势睡到头,真是小古板一个,轻身上前,举手轻轻点缀着他嘴唇。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疑物,何处染尘埃?

“我到要看看,我这一粒尘埃,你要如何不染。”

“嘻嘻……”女子的笑声不断的在他耳旁泛起。

主持一手捻动佛珠,一手击敲木鱼,面对着前头盘禅而坐的修缘,道:“修缘,你一向悟性极高,深得我佛所依,为何最近神态这般乏惬。”

主持的这番问话,修缘觉得自己实在有愧佛法,最近这些天,一入夜,他总能听到有女子附耳的笑声,与自己断续悱语,扰得自己心神不宁,原本觉得自己能消除,然而日日狂写书经都不管用,实在没辙。

他道:“师父,弟子有事请教。”

主持道:“你且说来。”

修缘沉沉,须臾,道:“原非我本意,时时梦中来,既不相识,却驱赶不得,该如何消除。”

“知幻即离,不假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主持停下手中击打的木鱼,道:“徒儿,心有所住,即为非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呀。”

“师父所教,弟子明记,多谢师父指教。”听师一言,胜读佛经千百,修缘即刻心如明镜,豁然开朗。

修怀得修缘嘱咐,好生照料这条小青蛇:“修心,这小蛇怪机灵的,实在好玩。”

化为真身的小青蛇说不出来了人话,吐着信子,心道:“走开。”

修怀意要将小青蛇蛇抱起,却料想不到,这蛇既有灵性,意要咬他,不让他靠近,修怀想着,既然这么凶?

“你起来吧,它一看就不喜欢你。”修心从一旁拿起一片生菜叶,道:“看我的。”

瞧了修怀一眼,轻挑起一边眉头,很是得意的将菜叶伸到它的嘴边,少许,见迟迟没有动静。

小青蛇,把身子扭到了一旁,应到:“蠢货,我要吃肉。”

“哈哈,看来它也不是很喜欢你呀。”修怀捧腹大笑着。

“唉,它还真是有够难伺候的呀。”修心着实是没办法,道:“要不以后唤你小祖宗得了。”

简直比祖宗还难伺候。

“这唤称也倒不错。”小青蛇开始在一旁洋洋得意。

“修心,怎么可以这样轻浮唤称呢?”

听到修缘的声音,修心,修怀立马迎脸嬉笑,小青蛇立马机灵的看着他。

修心示礼,道:“阿尼陀佛,师兄,修心妄言了。”

“它有名。”修缘走了过来,轻点了一下它的头,道:“薏莲着心,怜悠我心,固唤‘薏怜’。”

小青蛇泛着大眼珠子,愣了神,修缘又点了一下它,道:“可否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薏怜轻轻扭动着身子,表示自己特别满意这个名字。

它身子的扭动,突然,修缘走了神,脑海中那女子的身躯恍然一现,却是像极了。

“师兄,我们二人下去做事了。”修心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膀子。

修缘立马回过神来,喊住他:“修,修心,你去藏经阁给我拿几本经书过来。”

还抄?一蛇两人齐同神步,这些天他真的都不知道抄了多少本经书了,这又不是犯错,谁会这么喜欢抄经呀。

修心示礼,道:“阿尼陀佛,知道了师兄。”

又一深夜,屋外下起了阵阵小细雨,雨水击打瓦片的声音,隐隐可见,却还不至于扰人清梦,薏怜如往常一样,幻化作人身,依附在修缘身上,她一边趴着,一边瞧着他,他睡得很平静,额间一抹红,将他的独特彰显出来。

看着,看着,身子自然而然的便上前了去,当她的唇层要挨上了他的唇层,结果,猛的一下,修缘双眼彻底睁大了,他们两个人彻底对视上了,修缘立马将她给推开了。

“你干嘛呢,推疼我了。”薏怜意要附上来。

慌然之下,跌落下了床下。

头不敢抬,眼不敢开,嘴里不断的念叨着:“阿尼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看着他这般的荒唐之样,薏怜觉得着实好笑,侧着身,一手撑额,姿势妖娆,邪魅至极,她道:“假正经,你同我共枕多日,怕什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