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北地巫师第17章训猫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2月10日

北地巫师 第17章 训猫

之后的几天布兰被严格限制了活动范围,虽说布兰可以随时用魔力渗透和感应身边丹妮的随身武器,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天知道这样做会给武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虽说布兰本身有许多性格上的缺陷,但为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而丹妮因为之前布兰的欺骗,从侍从摇身一变成了狱卒,每天冷个脸所以闲极无聊的布兰开始逗弄起身边的花花,本着能力总是要经常使用才能熟练的态度训练“来花花洗澡”布兰大喊着将猫抱到水盆边上,然后“嘭”花花闪出去跑了一次接着一次,直到黑猫花花吐着舌头,腹部快速起伏的喘息起来,布兰才放过了花花

提起兴趣的布兰开始制作,笼子、密封的盒子等等,他需要全新测试花花的能力

将花花放入笼子,拎到水盆上空,嘭,传出去跑了……

放入盒中扣上盖子,敲两下盒盖,嘭,花花出现在盒盖顶端,一脸跃跃欲试的与布兰对视,然后又嘭的一声消失了布兰抱起盒子摇了摇

,里面传来一声不满的猫叫声……

丹妮这几天饶有兴趣的看着布兰训猫,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需要的是个伙伴,一个帮手,而不是供人取乐的宠物”

布兰笑了,一脸要你管的表情

丹妮看着一脸满不在乎的布兰,叹了口气:“这里是北地,你不可能永远呆在城堡中,而这只山猫也会跟随你走出城堡,那时会怎样”

说到这里,丹妮拿起一个木球向花花头顶上方抛过去,花花一个漂亮的翻身跳跃将球抱到怀里“我观察过,你每天接受训练时,这只黑猫也会跟着,这让他拥有不错的身体条件,但这远远不够你可曾见过他逗弄过一只老鼠,掏过一个鸟窝”

“我来这里之前,就听说过你……”说到这里丹妮停顿下来,嘴唇开合了几次,犹豫着如何措辞

布兰耸了下肩,冷哼着:“白痴呵,温彻希尔家的白痴,无所谓的,你直说就成,我不在乎”

“所以,家族对你并不抱有什么期望,只是希望你能轻轻松松的活下去就好你可曾注意过,你的哥哥姐姐是如何接受训练的”丹妮抬眼看着一脸茫然的布兰接着说道:“看来,你根本没有在意过这些你就不觉得奇怪你是单独训练,单独学习”

“即使这一年多的时间,你表现的比较正常,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种正常是否能持续下去哪怕是你觉醒成为了巫师,似乎拥有了一些潜质”丹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但你的行为许多时候依然怪异,你总是与周围格格不入”

布兰苦笑了一下,无话可说

“他们没人敢真的逼迫你做什么,总是担心你会受不住哪怕是你的妹妹,多数时间也总是在迁就你”

听到这里,布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愤懑道:“真希望你现在迁就我一下,少说两句”

“你仅是怪异,其实没病”说到这里,丹妮放松了下来,吐了一口气“我观察过你,你非常干净、整洁,一个白痴可不会这样你只是不理会周围,你在躲避我们”

“那个,能不能问你个问题”布兰不想这样被动的听人说教

“什么你说”

“你知道你说这些应该没什么用吧”

丹妮听到这个回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起身走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布兰如灵猫般跃起,跃在空中时身体旋转360度后轻轻落下,落下时双脚自然盘坐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安全,就算是安全的,我也是一无所有,而我惟一能支配的和拥有的仅是自己的身体,自我的意识,我怎么可能不锻炼自己的身体”

“别的孩子抱脚丫子啃时,我也在抱脚丫子”布兰想着:“只是这里区别大着呢,我是有目的的锻炼自身体柔韧,这是童子功幼儿时期必经的过程,只是前世这么大时,根本没有自我意志,都是在父母帮助下完成,现在一切都要靠自己了我从来没有停止过锻炼,只是这一切怎么可能说得出口,怎么可能见光相反你的到来,真的影响到了我”

慢慢回想着前世抄录过的拳谱,归结起来不过是,锻炼得法、循序渐进、熟能生巧得法:一是,千百年来前人不断总结的经验教训;二是,借助现代科技的发展,对人体结构更加清晰的认识只是这一世呢,外表感觉差异不大,但内部构造呢想想城堡中胖大的仆妇、野蛮的骑士,真想找个人剖开来看看……

想想也是好笑,前世一直在想,若是我有几十年的经验,再加上年青的身体我一定会如何、如何当一切真的重头再来时,自己竟然茫然无措这样一个幼小的身体又能干得了什么呢如同小孩想着长大,长大了又想着如果少年时如何如何就好了……

布兰对黑猫花花示意了一下,让花花守在门口望风,站起身来在室内慢慢的活动着,随着年龄的增长,布兰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精准,但还不够,不够入微

锻炼过后,布兰静静坐下,调节呼吸想让自己进入到冥想状态“动以养力,静以养气”前世就是这样一步步锻炼过来,直到工作后,渐渐把这一切都给丢掉丹妮的话让布兰今天的思绪有些乱,以至每一个动作,每一份心绪都让布兰想了太多太多,如同无数幻影围绕在眼前……

感觉到花花的示警,布兰懒得理会,他忽然感觉很累、很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孤独感蔓延全身,让他懒得理会,懒得隐藏

回来的丹妮一进屋就注意到了布兰,布兰此时暮气沉沉,盘坐那里如同一块长满了苔藓的石块,不知经历了多少风吹雨打,如果不是缓慢起伏的胸腹,竟然感觉不到多少生机

丹妮担心的蹲在布兰眼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前额布兰抬头扯了下嘴角,说道:“你说得对,这里是北地”

然后,停了停,重复道:“这里是北地……”

“我和花花都应该见见外面了”

丹妮从这句里听出了许多不明的、纷杂的情感,如同城堡学者肖恩每每提及无法回到圣城时的叹息

榆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电话是多少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么搭车

昆明治疗妇科病那个医院好
成都最专业的癫痫医院
贵州癫痫医院怎么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