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吞天邪帝 第一百三十六章云海门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吞天邪帝 第一百三十六章云海门

在帝都这么长时间,龚中平可是非常清楚帝都的那些家族,除了陈家之外,其他家族为了吞天门外门弟子的测试名额,那是挣破了脑袋,结果没想到他们龚家不争不抢,竟然就获得了十个内门弟子的免试名额,他相信这个消息如果传回到家族,整个家族都会为之振奋。

这时龚中平一手将面前的储物袋推到龚清雨的面前,高兴地说道:“雨儿!吴家能够给我们龚家十个免试内门弟子的名额,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那完全是你的功劳,这个储物袋爹爹就不要了,你就自己留着,毕竟你以后在吴家生活,身上也需要一些钱防身不是。”

龚中平的举动让龚清雨的心底再次升起一股暖意,她下意识地将储物袋拿在手中,俏皮地说道:“爹爹!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可不许反悔。”

“雨儿!你爹爹我是一口唾沫一口钉,什么时候言而”龚中平听到龚清雨的话,想都不想就做出保证,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时,看到龚清雨脸上的表情,对女儿的性格十分了解的他,隐隐的感觉到储物袋里的东西肯定是价值不菲,随即好奇地问道:“雨儿!你跟爹爹说说,那个吴翰麒到底给了我们龚家多少彩礼?”

龚清雨看到龚中平一脸好奇的样子,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描淡写的介绍道:“也没多少东西,就是五百枚灵石,一套地阶七品的心法和灵技,一把地阶六品的灵器。”

“噗通!”

龚清雨的话还没说完,龚中平得知吴翰麒送的彩礼到底是什么东西时,感觉脚下一软,整个人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一下子抢过桌子上的储物袋,一探储物袋里的东西,满脸尴尬地对龚清雨说道:“雨儿!刚才爹爹是在跟你开玩笑,这是我的好女婿给我们龚家的彩礼,我这个老泰山怎么有不收的道理呢?”

龚清雨听到龚中平的话,一下子从龚中平的手中抢过储物袋,装出一副坚决不同意的样子,说道:“爹爹!刚才可是你说一口唾沫一口钉,说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都给我,你怎么能够说话不算话?”

龚中平看到被龚清雨抢在怀里的储物袋,后悔刚才没有看看储物袋里放的到底是什么,尴尬地说道:“雨儿!爹爹错了还不行吗?咱们龚家虽然掌管着帝国南部所有的部队,但是因为我们没有那些顶级家族的底蕴,所有才会一直都发展不起来,而你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如果拿回家族的话,就能够让我们龚家在短期之内强大起来。”

“再说了,有一个强大的娘家,你以后在吴家内才会有地位,而且以吴翰麒拿出的这些东西来看,他压根就不缺灵石和心法,你是他的女人,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只要伺候好他,还怕没有这些东西吗?所以你就不要为难爹爹了吧?”

“扑哧!”

龚清雨看到龚中平那一脸可怜的样子,终于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娇笑,将手中的储物袋递给龚中平,笑着调侃道:“没想到我的爹爹为了财宝,竟然也有厚脸皮的时候。”

龚中平不清楚女儿是怎么成为吴翰麒的女人,但是从吴翰麒拿出的这些东西可以看出,女儿在吴翰麒的面前一定是非常得宠,他将储物袋小心翼翼的收回,对龚清雨问道:“雨儿!你对爹爹说说你怎么会跟吴翰麒走在一起?”

龚清雨听到龚中平的询问,不由自主地想起吴翰麒说的那个缘分,随即就将她被轩辕紫萱下药,以及后面的一系列事情说了出来。

就在龚清雨向龚学平介绍她成为吴翰麒的女人的经历时,远在黑暗森林内的云天老祖终于收到了飞鹰传信,得知吴翰麒昨天在帝都宴请玄天大陆的修士,而今天白天仍旧出现在帝都的消息。

昨天晚上的发生的兽潮,让云天老祖觉得兽潮的发生绝非偶然,甚至认为这就是吴翰麒暗中做的手脚,而这份从神武帝国帝都送来的情报,明显把云天老祖给搞糊涂了。

“师兄!我看你是疑心病又犯了,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虽然那个年轻人也名叫吴翰麒,但绝非我们玄天大陆的那个吴翰麒,虽然他的身后有一位灵皇阶段的师父,还获得了阵法方面的传承,但也不至于能够控制这些灵兽,发动兽潮吧?”

“还有!这份情报你也看了,昨天晚上吴翰麒就在他们的帝都宴请苍龙他们,就算他真的能够设置传送阵也分身无术,而且今天早上人还是在他们国家的帝都,你有何必在这里疑心疑鬼的呢?”北冥老祖看到云天老祖一脸疑惑地沉思不语,觉得云天老祖完全就是在庸人自扰。

“北冥!我看你只有吃过亏后,才会明白粗心大意的后果。”北冥老祖的反驳把云天老祖从沉思当中拉回到现实,他不满地瞪了北冥老祖一眼,将其训斥了一顿后,对面前的一位弟子吩咐道:“传讯给我们在神武帝国帝都的弟子,告诉他们,给我盯紧吴翰麒,如果他超过十二个时辰没有出现,就立刻向我汇报。”

云天老祖防范吴翰麒的安排,可以称的上是非常的严密,但是就算他算无遗策,在他的想法已经泄露的时候,再怎么严密的计划也会出现百密一疏的情况,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吴翰麒会在秘境中布下传送阵,并选择白天出现,晚上探寻秘境的方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探寻秘境。

夜幕渐渐的降临,吴翰麒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看着眼前这片荒芜、寂静的虚空,忍不住自言自语地问道:“数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那么多顶级的门派全部灭门,难道真的是大陆的灵气被抽取而引起的吗?”

带着这个疑问,吴翰麒沿着面前的一条长满青苔和乱草的石板路,向着秘境内小心翼翼的前行。

《云海门》吴翰麒没走多久,一个被一剑劈成两截的石碑出现在吴翰麒的面前,看到断成两截的石碑上刻画的三个字,吴翰麒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脱口说道:“难道这里就是当年围攻师祖的众多门派之一,《云海门》的山门所在地。”

“根据小天的介绍,当年《云海门》是这片大陆的十大门派之一,门派中强者林立,虽然在围攻师祖的时候,陨落了数十位强者,但其根基还在,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走下覆灭呢?”

“特别是这块石碑,一看就知道是用天外神石所雕刻而出,以我目前的实力,就算使用天阶的灵器全力一击,顶多在这块石碑上留下浅浅的剑痕,而恰恰就是如此坚不可摧的天外神石,竟然被人一剑砍成两半?这到底是何等级别的强者才能够做到?这位强者难道就是灭了《云海门》的人吗?”

因为吴翰麒仅仅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所以他并未在这带着这一系列的疑惑,吴翰麒绕过倒塌的石坊,沿着叶草丛生的石板路向着《云海门》内走去,结果他没走多远,许多骸骨出现在他的神识当中。

前世吴翰麒进入过许多秘境,而这一世吴翰麒同样也进入过天音门的秘境,但是在这些秘境当中,吴翰麒从未见过骸骨,而今天的发现,却是他两世为人来的第一次。

吴翰麒快步走到距离他最近的第一具骸骨前,从这具骸骨的表面情况来看,骸骨的颜色晶莹,可以看出这具骸骨的主人生前,修为最低也是灵尊阶段的强者,从胸前断开的骨头判断,应该是被人一剑刺穿胸部而亡,而且还是被杀他的人给秒杀的。

一个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的灵尊阶段强者,竟然被对方一剑给秒杀,那么当初杀入这个《云海门》的强者,修为到底有多么的可怕?还有这外围的《吸灵天煞阵》是《云海门》的护山大阵呢?还是袭击《云海门》的那位修士专门布置下来困在《云海门》的?

一个接着一个的谜团,浮现在吴翰麒的脑海里,就在吴翰麒在心里琢磨这些猜想的时候,他的目光却定格在骸骨的手指上。

“储物戒!”

看到骸骨手指上的那枚储物戒,吴翰麒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储物戒所吸引,他欣喜若狂的将储物戒从骸骨的手指上摘除下来,用神识往里一探,虽然这枚储物戒的容量并没有他的储物戒大,但是里面存放的东西,却让吴翰麒脸上顿时流露出激动无比的笑容,笑吟吟地自言自语道:“好多灵石,出来地阶、天阶的心法和灵技之外,竟然还有神阶的心法和灵技,发财了!老子又要发大财了”

在这刻吴翰麒马上用神识扫向其他骸骨,结果发现除了少量的储物袋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是储物戒指,一个储物戒里的收获就如此庞大,那么全部储物戒收拢起来的收获,肯定要超越天音门数十倍,更重要的是他只是刚刚进入《云海门》的山门而已。

吴翰麒将储物戒放入吞天塔内,马上向着第二具骸骨走去,不过当他走到一半时,却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转身返回,拿出一个储物袋,将地上的骸骨收入储物袋中,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任由着这些骸骨留在这里,等玄天大陆的那些修士进入《云海门》,肯定会怀疑,所以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只有将所有骸骨全部收起来,然后回到外面找一处地方埋了。”(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