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我的爪牙是悟空 第两百四十四章 杀狗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13日

我的爪牙是悟空 第两百四十四章 杀狗

“宇阳飞鸿?”听到这名字,苏易的瞳孔微不可查收缩一下。

‘宇阳’这个姓氏并不常见,他听流影讲过,这次宇阳修带了自己的儿子宇阳飞鸿来参加白银考核,而且对方天赋惊才绝艳,直接作为种子选手进阶了第二轮。

看到对方如此嚣张跋扈的样子,跟宇阳修欺负流影时有七八分相似,料想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如此,对方公然来找茬也说得过去了,毕竟苏易一个人,把宇阳修座下的三个杀手全部淘汰。而且宇阳修与流影早有嫌隙,对方不可能任由流影手下的人成功进阶。

苏易哼了一声,佯装生气道:“我以礼待你,你却如此辱我,莫非真以为苏某人是泥捏的不成?”

“呵呵呵!”宇阳飞鸿仰头冷笑:“还他妈泥捏的?你要是泥捏的,那就真侮辱泥这种东西了,你他娘根本就是屎做的,臭狗屎都不如!”

他就是要辱骂苏易,如果苏易先动手,那就是触犯死神条例,如果对方一直忍气吞声,那就忍到死吧,等到擂台上再被他彻底玩弄。

听到如此污言秽语,苏易心中一阵冷笑,别看对方现在骂得欢,马上就要拉清单!

他神念一动,令牌空间留音奥妙终止运转。留音里有辱骂证据,有宇阳飞鸿的名字,这就足够了。剩下的不过是杀鸡宰羊的声音,一旦被录进去,反而对自己的影响不好。

苏易将令牌重新收入口袋,他不声不响,突然五指成爪探出,白金战气化成银芒,从五指的指甲上透射,好似五柄利剑直奔宇阳飞鸿面门而去。

“什么?你想杀我?”在这一刻,宇阳飞鸿惊呆了,他本以为对方是个软柿子,无论如何挺不起腰杆,可没想到对方竟如咬人的狗一般,不声不响突施辣手!

不过,这样正好!正好可以给执法队制裁他的口实。

死神内部两人相斗,先动手者,死!现在他杀了苏易,顶多算正当防卫。

此刻,宇阳飞鸿再无顾忌,并拢两指猛点眉心的金色剑影。

“天魔凌乱,真·目击之术!”

念出奥妙真名有凝聚精神,提升奥妙威力的作用。根据之前的情报,苏易有以一人之力独抗数十名大师的战绩,宇阳飞鸿不敢掉以轻心,一上来就使出自己的杀手锏。

随着他这一声大喝,眉心一点金色剑影喷射而出,迎风见长,眨眼间现出一个青面獠牙背生双翼,手持金色巨剑的天魔。

这天魔手持巨剑,两翅一扇,速度快若电光石火,顷刻间杀到苏易面前。

嘭!

苏易一爪探出,正抓在那天魔刺来的金色巨剑上,咔咔嚓嚓,吹毛断发的金色利刃,竟被抓得节节寸断。

他的利爪继续前探,刺穿天魔伸出的巨掌,一把抓住对方遍布骨刺和瘤状突起的脖颈。

爪手轻轻一转,五指上透出的银芒好似世间最锋利的刀刃,直接将天魔脸盘粗细的脖颈切断。

啪啪啪啪!

金色血液当空飘洒,如暴雨一般落下,嘭嗤嘭嗤淋了宇阳飞鸿一头一脸。

“怎……怎会……这样强?”宇阳飞鸿面色惨白,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强的一击,竟然会被人随手破掉。

与他休戚与共的巨剑天魔身死后,眉心的金色剑影也迅速黯淡下去,一身功力已然被废掉七八成了。

本来无风自动的乌黑长发,此刻被天魔金色血液打湿,相互纠结黏扯在一起,看样子活像个落汤鸡,准确说是个落在屎黄色汤里的鸡。

根据之前的情报,苏易应该是具有宗师后期到宗师巅峰的修为,在修为上他自认要比苏易弱一些,但他战种金化程度极高,在这一点上有信心略胜一筹。

综合来看,他自认与苏易的修为相差仿佛,而且他还掌握有一门强大的剑术奥妙,真打起来,就算打不过,逃命也是没有问题的。

可现在……他只感觉遍体生寒,对方绝非他能抵挡的人物,已经让他感受到一种濒临死亡的恐惧。

“不行,我不能死!”宇阳飞鸿虽然纨绔,但也并非无脑之人。

在来挑衅苏易之前,为了防止对方脾气不好,真的和他动手,他已和一个与父亲相熟的执法队成员打过招呼,那人就在舷梯之上,只要他喊一声,那人顷刻就会冲下舷梯,帮他落实苏易先动手的罪名。

这本来只是他留下的一个后手,此刻却成了救命稻草。

“王叔,救……”

宇阳飞鸿扭头就要呼救,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苏易的五指势不可挡继续前探,直接冲开他双臂间的防御,一把抓住脖子,将他提溜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就仿佛一下子被铁钳钳住了,张大了嘴瞪着眼睛,可惜连半个字都讲不出。

他的呼吸急促,仿佛破风箱一般呼哧呼哧发出响声,但因为喉管被苏易重手法掐住,一丝空气也无法吸入肺部

宇阳飞鸿四肢乱扯乱蹬,一双俊目里布满红色血丝,气息越来越弱,眼看就不行了。

噔噔噔!就在此刻,有急促脚步声从舷梯上传来。

同时,一个冰冷而充满杀意的声音从苏易身后响起:“执法队王青在此,速速放下宇阳飞鸿,某可以当此事并未发生,开一面,饶你不死!”

“执法队?”苏易一手提溜着宇阳飞鸿不放,微微转头向后看了一眼。

就见一个黑巾蒙面,身材魁梧一身劲装的男人已经下了舷梯,来到他的身后,从打扮上来看,正是死神的执法队成员无疑。

苏易微微一笑:“饶我不死?呵呵,苏某到底做了什么违法之事,需要你来饶恕?”

他一边说着这话,手下再次用力,五道银色七芒乍现,如五柄雪亮的钢刀轻轻滑过宇阳飞鸿的脖颈。

咚。

一颗大好人头飞天而起,砸在地面上后弹了一弹,接着咕咕噜噜滚向一旁。

宇阳飞鸿的尸体在苏易手中无力滑落,无头身子歪倒在地上,腔子里的鲜血汩汩流出,将本来橙黄色的地板,染成鲜红一片。

云南生物谷灯盏花药业
生物谷灯盏花药业生产技术
云南生物谷灯盏花药业有限公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