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家有鬼眼娇妻 第四十五章 地狱之路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9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家有鬼眼娇妻 第四十五章 地狱之路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他们顺着彼岸花的路,拖着那沉重的锁链艰难的相前走着,两腿像灌了铅一般,已经痛的麻木了。

各路的鬼魂此时也已经万念俱灰了,虽已不再挣扎,可无论阴兵怎么呵斥,无论疼痛如何加剧,他们依然如蜗牛一般挪着步,原来所谓的行尸走肉就是如此。

突然一阵剧痛,陆小曼缓缓的睁开眼睛,苏言闭着双眼,浑身痉挛被拖行着,她看的心一阵阵揪疼。

“苏言!苏言!你醒醒!我们一起坚持下去。”陆小曼哭喊着,她发现自己竟然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苏言虚弱的眨了眨眼睛,挪了挪嘴唇,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阴风阵阵

家有鬼眼娇妻  第四十五章 地狱之路

,走过了黄泉路,前面模糊的出现了一座奇特的建筑,建筑的上方隐隐约约写着望乡台几个大字。

这个建筑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十分险峻。

阴兵们为了赶时间,使劲的拖拉着鬼混,可他们见了望乡台,都疯了似的攀上去,因为刚死的阴魂是可以在这里告别阳间的亲人的,所以他们也不敢太放肆,只能由他们去。

到了那里,也许是香火的作用,周围温暖了很多,鬼魂们也逐渐清醒过来,很快,望乡台上哭声一片。

苏言也清醒过来,他隔着锁链拉着陆小曼的手,此刻阴兵也并未把他们分开。

他们在玉清阁看了一个月的书。

当然知道到了这望乡台,鬼魂们几乎就没有还魂的可能了,阳间的肉身这个时候也差不多都到了入柜装殓的时候了。

陆小曼想看看自己阳世的父母,朋友……可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入棺,她依旧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并不是在葬礼现场,母亲头发花白了,不住的抹着泪!父亲在旁边低着头,一直在叹气……

她直觉的那种分离却无奈的伤痛从胸口蔓延开来,那压抑喘不过气的疼痛,比摄魂勾那里传出来的疼痛更甚。

苏言用手搂着她的腰,眼神之中竟是怜惜。

“苏言!你看到了什么?”陆小曼问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格外慌张。

“看到了医院!看到我自己孤零零的躺在那里?”苏言淡淡的说。

“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应该入棺了吗?是不是上帝怜悯我们,只要我们?是不是我们还有可能回去?”陆小曼的眼神里多了份希望之色。

“嗯!应该会的!我们一起!”苏言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

“时间到了!”阴兵们催促道,便拽着勾魂链。他们都依依不舍的再次回望,离开了这里,就再也回不去了。

他们踩着那崎岖的石子路,胆战心惊的下了山,山下雾蒙蒙的一片,前面传来的,那惨痛的叫喊声,让他们毛骨悚然………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道岭,这道岭一片衰凉之色,还没走到岭上就听见一阵一阵的狗叫声,苏言知道这是到了恶狗岭了。

其他的鬼魂们都拿出打狗棒和干粮,待恶狗们蜂拥而至的时候,他们便用打狗棒把他们引开,当然有很多阳间打狗,虐狗的魂不管使用什么招数,恶狗还是会扑过来,把他们咬烂……

顿时整条岭鬼哭神嚎,在那片混乱之中,阴兵们放开了手里的锁链,因为到了此处,他们即使想跑都跑不掉了。

陆小曼吓的大叫,苏言拿起她的手把她搂在怀里:“别怕!有我在!”

陆小曼躺在他怀里,她好想哭,可是眼泪都落不下来,直觉的鼻子酸酸的,眼睛肿胀。

不过只要他在身边,她心里倒是踏实很多。

恶狗们,目光凶狠,满嘴钢牙,它们饶着魂灵们打转,瞄准目标,瞬间扑过来,不一会儿功夫,这里面的鬼魂都成了残胳膊断腿,悲鸣不断……

可陆小曼突然发现苏言背后的那道符亮了,恶狗们看到他们,只是跳过来轻轻的嗅了嗅他们身上的味道就离开了。

瞬间他们觉得身体暖和了起来!“苏言!!!老爷给我们的符起作用了!”陆小曼说着,牙齿在打着架!

苏言抱着她,看着她一脸害怕悲戚却又有些激动的样子,鼻子一酸。

他们顺利的过了恶狗岭,就听到了一阵鸡鸣声,鸡和狗是阴间和阳间最重要的沟通媒介。

“苏言!这是金鸡山吗?”陆小曼颤颤巍巍的问。

“嗯!”苏言点点头!

“过了这里的鬼,才称得上真正的鬼魂!”他说。

他们越走越近,身上的那道光又隐没了,她看了看四周,和他们一起的鬼魂明显少了一半,还有一部分也残胳膊断腿的。

那金鸡扑动这他们的臂膀向鬼魂们飞过来,不一会,他们身边的魂就被金鸡那铁嘴啄瞎了眼睛,那金鸡一爪下去,好多灵魂都皮开肉绽,五脏六腑钻心的疼。

苏言用身体死死的护着她,那金鸡的爪子抓住了他的后背,他腾出一只手,狠狠的拽掉他的爪子,可金鸡的嘴却啄伤了他的眼睛和胳膊,那血腥的气味,迅速蔓延开来……他整个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苏言!你怎么了?”怀里的陆小曼哭喊着,她抚摸着他的伤,此时她不能只依赖他了,他的眼睛受了伤,从此刻起,她必须保护他……

也许她生来就有修仙的资质,在玉清阁一个月她就是三脚猫的功夫也是会了一些的。

她抱住苏言的腰,试了一下仙体飞升,本来就是抱着侥幸,却没曾想真的飞离了那个地方。

阴兵显然被她的举动吓着了,这凡人俗胎怎么会这些修仙法术,他们升出摄魂勾向投过去,陆小曼一个躲闪便避来了。

所有的阴兵都围了过来,苏言一把把她搂紧,此刻什么也看不见的他害怕他一松手她就会魂飞魄散。

他们被十几根摄魂勾死死的抓住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让他们昏厥。

苏言依然把她搂在怀里,只要她还在,他就还有一丝坚持的力量。

这时候他们身上的符又亮了起来,他们一起诵着金刚经,头上红色的光环亮了起来。

所有的摄魂勾都松开了,因为在佛光亮起来的时候,无论多么十恶不赦的人,都可以暂时的饶恕。

苏言的眼睛因为有了佛光,慢慢的修复了,虽然还有伤,但已经能看的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