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猎天神魔 第四十二章 如是世界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06日

猎天神魔 第四十二章 如是世界

若是如此,这神龙塔岂不是最好的囚困之所?

他将我等豢养于此,永世为炉鼎,用心实在是无比险恶、阴毒!

谢天浑然不觉,豆豆却觉得有些不太友善的想法从身边经过,扫了一眼,看见剑豪面色凝重警觉,忙飞过去查看

猎天神魔  第四十二章 如是世界

,却只感应到了最后一句:找机会杀掉谢天!

豆豆边飞边骂道:“老大,不好,剑豪要杀你!”

众人一听,全盘都乱了!这又是怎么?!

剑豪凭什么要对谢天动手?

五行御护加身,如此大恩大德的大造化,怎么会生出这般异变?

剑豪这才醒悟,指着豆豆道:“原来,最大的妖孽就是你!”

豆豆落在谢天肩膀上道:“你敢不敢说你刚才想什么?”

剑豪冷眉望向远方,哼了一声道:“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小心谢天!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说完,竟要捏碎破境令牌,独自离去!

老者大惊,猛扑过去,一掌拍在剑豪的手背,破镜令牌朝着地面飞落,眼看就又要毁掉,老头气得直跳,想要扑救却已来不及!

纳兰策指尖弹出一粒水弹,真个宝藏大坑,突然罩上了一层水光,破镜令牌掉在水光之上,立刻沾在了上面,随着水光一波一波地荡漾。

老者见令牌完好,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这个没有毁!”

翠儿扭头问道:“那你毁掉的那个是怎么回事?”

老头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想要解释,却被翠儿一句诘问钉在墙上,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老者!老头自知不擅长圆谎,只好跺了跺脚道:“唉!”

翠儿环视众人,问道:“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临行前不是千叮万嘱,一定要保护好破镜令牌吗?”

谢天准备说,豆豆忙捂住他的嘴巴,使劲摇头!

老者见谢天不出面,只好道:“说来也是惭愧,老夫并无恶意,那日将你们几个不符合闯塔要求的家伙轰出了神龙塔,这样一来,塔里就只有谢小哥有资格了。无奈你们在塔外非要进来,我便与谢小哥约定,给你们一个闯塔的机会,但需要一枚破镜令牌来交换!”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唯独剑豪觉得,越是如此,越是漏洞百出!谢天的险恶用心,越是明显!

翠儿只是看了看谢天,再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老头没有撒谎!

“我信你,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宁愿破例让我们入塔,也要换一个破镜令牌!”

老头一听,眼泪都下来了:“塔中无岁月,不知今昔是何年!老夫原是龙族一员,因为犯了点小错误,被罚囚禁于此,看守神龙塔!待到解禁之期,却不想出得了神龙塔封印,却无法破开水月洞天的结境,我感受到谢小哥身上有一股无比玄奥强力的破镜之力,便猜测他身上带着破镜令牌!”

翠儿听了后,又疑惑道:“那在我们被轰出神龙塔之前,是昏迷的,你为什么不将我们的破镜令牌拿走?”

老头冷冷地哼了一声,这才正色道:“与你们人类不同,龙族的契约精神是你们永远无法理解的,我们只遵守约定!龙族的尊严不允许我行苟且之事,更不许我们玷污自己高贵的血脉!”

翠儿点了点头道:“以龙族强大的能力,连区区一个秘境都无法打破,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翠儿的话像是一把刀戳进了老头的心窝。

老头恨恨道:“龙族的强者是可以,我只是龙族中微不足道犯过错误的人,这辈子也休想成为真正的强者!我在此地修行不知多少年,终于依靠自己的努力,于前不久才化龙!说到底,我只是一头孱弱的老龙而已!”

谢天很奇怪,不由问道:“你连名字都没有吗?”

老龙,他甚至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只能自称老龙……

老龙满眼忧伤,忍不住抽泣了起来:“没有,我出生没几天就咬破了龙主的龙袍,所以才来守塔……”

南宫听得眼睛都蓝了,没几天就那么胆大,若不是被囚禁,你还不得翻天?

豆豆听得好心酸,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忙飞过去抱着老龙的脑袋道:“别哭,别哭!谁还没个年轻时候,谁还没犯过个错……不要紧的,不要紧!”

老龙继续道:“为了解脱,唯有破镜而出,我想尽办法,终究于事无补。直到你们到来,无意打开zǐ崤宝藏!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破镜之力,当然,老龙我不会豪夺,只会巧取!”

谢天接着老龙的话题道:“其实,打开zǐ崤宝藏纯属意外,你的计划是用我的破晶令牌逃出去,却不想你根本无法使用!导致了我的破镜令牌被毁掉……”

老龙很坦诚,点了点头。龙族的语言习惯中,根本不存在谎言一说。

“所以你就只剩下一个机会,那就是把我们的破镜令牌全部毁掉,再与我们联手,破镜而出!”

老龙也是被迫无奈,此刻竟满面愧疚。

谢天笑了笑道:“一方面,你担心毁掉所有令牌却无法破镜而出,大家反倒因你而被困秘境,于心不忍;另一方面,你渴望离开。所以,你看到剑豪的令牌没有被摔碎,欣慰释然,一直在自相矛盾中挣扎,可见你是条善良的龙……”

老龙叹了口气,这个家伙说的竟然大致不差,身为人类,能有如此洞察力,也真是恐怖!

“大家心里肯定有许多疑惑,索性今天就说个明白!即便我们从来都没有成为敌人,也没成为朋友和兄弟,我希望今天不会,今后也不会!”

剑豪又将从见到谢天第一面到现在的种种表现串联起来,更加觉得疑点重重,正要发问。

谢天却情绪激愤地问道:“翠儿,我且问你,水月秘境中发生的一切你能解释吗?”

翠儿欲言又止,她在最后时刻是要把一切说明,只不过,这个时刻来得太早了一些!

“可以,从银翼金刚抓走豆豆,谢天哥找上门来要回豆豆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今天的这一幕注定要发生……”

谢天只是静静地听着,情绪渐渐平复,且看她如何解释。

所有人鸦雀无声,认真地聆听着自己在这个被参与、被算计、被计划的行动中,毫无察觉地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大家请放心,通过谢天哥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并无恶意!我们……”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你的父亲吗?”剑豪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了翠儿身上。

“不瞒大家,其实,我们关注的只有东方石龙,由谢天哥把你们召集在一起,然后由我用‘圣光灵焰’亲手实施击杀蒙面人的步骤,从而暴露自己的身份,将这个信息反馈给石龙师兄,引来毒蚁虫,再用‘心剑盾诀’与石龙师兄相认!顺其自然地带他去zǐ崤的埋骨之地疗伤,其实,接下来的才是重点!”

谢天点了点头道:“不错,经受过泥汤池潭的裂身之痛以达成淬体强身的目的,的确很隐蔽,倒是便宜了我……”

翠儿轻轻笑了笑道:“你受之无愧!石龙师兄淬体成功之后,实力大增,我们的最终目的其实是神龙塔宝藏第一层中珍藏的宝贝!也就是鬼魅蝶翼刀,还有我手里的龙蜕羽披!其他的,我们并不觊觎,也不敢有丝毫贪念!”

谢天很清楚,他们的却不敢!

“你们不觉得进入神龙塔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来的太过简单吗?收复九婴,汲取疾水,吸收化龙真气中的龙焰,修习五行五窍完成五行御护,再到老龙点破迷津,进入神龙塔宝藏,依次获取到适合我们所有人的宝贝,这些宝贝,完全是根据我们的自身修行进度和需要来配置的!难道不可疑吗?”

翠儿愣了愣,有些事情她也没有在意!经谢天这么一说,连她自己都觉得好像也在另外一层次的被参与、被算计、被计划当中……

此时,纳兰策、伤心剑豪、南宫玉树、板砖、轩辕城、翠儿包括谢天都深深地陷入了这个看不破的大之中。他们的心情是一样的,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甚至是获取什么样的能力,遇到什么事,做什么选择,完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之前成长中取得进步的窃喜,顿时被这层阴霾遮得压抑且无力奋争!

他们不止一次感受过无助,却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他们真正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一角,根本与他们的意识和想法无关,他们存在或者死亡,对这个世界毫无影响!

这就是弱者的尴尬吗?

所以,他们没有理由不选择强大,既然机会摆在面前!

谢天强打起精神道:“翠儿,那些我们见到的体型巨大的虫子是怎么回事?还有树墙、宫殿……”

翠儿知道谢天的用意,被无视被轻贱被鄙夷被冷落的情况下,只好包含屈辱的泪水,自嘲或者选择回敬无视、轻贱、鄙夷和冷落!

用弱者无力且撕心裂肺的大神经!

佯装无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