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在墙之外 第五十四章 团聚与分离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在墙之外 第五十四章 团聚与分离

“没时间解释这么多了……夜公子,你带上他俩快……”

叶花暮话音未落,地面又形成一道长长的裂缝。身后的三人还未反应过来,天泽夜就已冲上去,一拳击在从裂缝中冒出来的物体上。

那似乎是根触手,约有几十米高,被天泽夜一击打得歪歪斜斜,叶盛卓和雀昭焱也看准机会,同时出手。

触手被风刃切成几节,再经过沐焱焚烧,渐渐化为了一团粉末,散发出奇异的香味。

天泽夜嗅了嗅空气,不禁抽了抽鼻子:“这个气味……那东西是……头发?”

“头发?怎么可能?!”叶盛卓和雀昭焱同时反驳道。

“真的是头发。”叶花暮缓缓答道。

三人诧异得你看我看你,最终都将头转向叶花暮。

叶花暮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想不说是不行了……”

又一根头发丝打过来,叶花暮眼疾手快,伸手拍了一下那东西,头发立即倒在了地面。

“夜公子,这就是你一直好奇的,我控制人用的手法。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手镯的振动而达到用来催眠的目的。”叶花暮扬了扬手镯,瞟了一眼叶盛卓:“你还真以为只有你小子会同时修炼两样东西吗?”

地面又裂开一条缝,但这次出现的不是头发,而是一根比头发短些的柱子。

“迷镯?眠风!”

叶花暮甩出一道飓风,柱子随之被折断,一部分倒塌在地。而被折断的那部分,呈现出模糊的血肉。

雀昭焱下意识干呕了一声,天泽夜却皱起了眉:“这是……手指吗……”

“是的。”叶花暮点点头。但随着这一次点头,三人终于联想到了什么:

“我们脚底下……是什么东西……”

叶花暮无力的笑了笑,转向叶盛卓:“阿卓,你真的以为当年,你彻彻底底的将秦兰静干掉了吗?”

“但我明明看见她死在我眼前啊……亲手用风刃捅穿了他……”叶盛卓目瞪口呆。

“算了,这不怪你。”叶花暮故作轻松的笑笑:“只是那个女人,实在太狡猾罢了。”

叶花暮深吸了一口气,盯着雀昭焱的眼睛道:“阿焱,你的养母秦兰静,就在我们脚底下。”

“什么……”雀昭焱感觉有些恍惚。

“那是种邪术吧。”天泽夜抬起头:“将自己封印在某个地方的邪术。”

“所以,她现在就在这座城上啊。一直都在。”

明明是大白天,叶花暮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

“是的,当年阿卓并不知道秦兰静也会尸术,因而掉以轻心了。事实上,秦兰静早留了后路,做了一个假尸留在这座城中,一旦自己死掉,灵魂就会来到这里。如果不完成她的条件,她就要让这一座城的人都死掉。”

雀昭焱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怎么也想不到对自己笑得如此温柔的母亲,会做出这些事情。

“那……她的条件是什么……”

叶花暮深吸一口气,无比慎重的望着雀昭焱。

“她的条件是,杀掉你。”

雀昭焱仿佛是被重锤猛击,口中一阵腥甜,忍不住气血翻涌,一口血喷了出来,眼前模糊一片,血液似乎要流干了,反不清自己是生是死。

是啊,父亲都是工具了,我又算得上什么……

“阿焱,你别激动……”叶花暮还没来得及扶住他,雀昭焱脚下有裂开一道道缝,有什么东西从中窜出,一把搂住雀昭焱向后撞去。

那是一个无皮血尸,眼睛鼓鼓的睁着,看起来格外吓人。

“唔……”雀昭焱本就伤得不轻,被这么一撞,嘴角不禁渗出淡淡血迹,胸口好似有千斤巨石。

“糟了……盛卓,夜公子,今天阿焱未死,法阵失效,现在他的死活都影响不了什么了,你俩明白我的意思吧。”

“好。”叶盛卓点点头,足尖一点,便和叶花暮一起冲了出去。

变故就在那一刻发生,一根地刺忽而从地底冒出来,刺向雀昭焱,而雀昭焱身前的那个东西,毫不犹豫将他按在身下,自己是身体则被地刺刺穿一个大洞。

“等一下!”天泽夜猛然一震,手中甩出几道爆炸开来灵符,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天泽夜……你干什么!”

天泽夜紧盯着那个怪物,缓缓道:“那个东西,在保护昭焱。”

叶花暮和叶盛卓难以置信的看向那个怪物,只见他用手握着那根刺,表情扭曲的将刺拔了出来,随后一长捏碎它。

“还真的是……”叶花暮吃惊的捂住了嘴:“他怎么会……”

天泽夜上上下下打量了对方一翻,闭了闭眼后高声道:“久闻雀家家主大名啊,只是没想到亲眼见到您时,会是连狗都不如。”

叶盛卓和叶花暮深深抖了抖,将记忆中的脸与对方重合。

“你是……雀汀峰……”

怪物默默低下了头,看了看身下的雀昭焱。那双看不清瞳色眸子里涌动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令雀昭焱的也眸子里蓄满了泪水。

“父亲……?”

一滴水砸在雀昭焱的脸上,对方的眼睛里出现了与雀昭焱一模一样的泪水。他紧紧搂住雀昭焱,说不出话的嗓子低声哭起来。

叶花暮与叶盛卓紧盯着对方,冷漠的眸子里,一潭幽蓝湖水激起了涟漪,波涛暗涌。随后有渐渐柔和下来,暗暗垂下了眼帘。

“唰!”

又是一根地刺忽然从脚下出现,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雀昭焱,而是叶盛卓和叶花暮。

“糟了!快躲开!”天泽夜已来不及出手,眼前却忽然划过一道影子,抓住了那根刺。

那个东西大概还能看出一丝女人的轮廓,脸被划个七零八落,根本看不清。她的左臂和腰部被砍去一大截,难以想象她经历了些什么。

女子用手将地刺折断,不顾满手鲜血,缓缓回过头,看向叶盛卓和叶花暮,竟发出了声音:“噢,都长这么大了。”

叶盛卓与叶花暮深吸了一口气,就算对方的声音多么沙哑,那亲切的语气还是不会变。

叶花暮毫不犹豫的走上前,抱住了女人放声大哭,叶盛卓则是在一旁淡淡微笑着,走过去搂住了两人。

“您总算回来看我们了……”

雀家,叶家留下的所有血脉与恩怨都聚集于此,此刻却显得尤其重要。

“大团圆结局啊。”天泽夜满意的笑笑,一抹忧伤却从他暗淡的眸子中闪闪而过。

有家人真好呢。他想。

“砰!”

似乎就是不允许所有人团聚,大地忽而猛烈震颤起来,刚刚被折断手指的大手从地底伸出,紧接着,缓缓出现一个头和一大截身子,起码有四五十米高,看着便令人不敢接近。

天泽夜迅速甩出几道灵符,对对方却毫无效果。天泽夜望着那渐渐升高的面部,不禁咬了咬牙:“小主,你养母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对方已升到最顶端,看不清面部,看不清身体,彻头彻尾就是一个怪物。

“她已经出卖了灵魂了……”天泽夜咬牙道:“靠叶涵和雀汀峰的尸身和灵魂来保证自己的力量,而将自己沦为行尸走肉。”

“那我可得好好教训……”叶花暮刚转过身,一道液体忽然扑在自己衣服上,回头一看,叶花暮瞬间脸色苍白。

叶涵在融化……

不仅是她,雀汀峰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化成液体,器官一个个往下落。

而此时的秦兰静,已经转身打算离开了。

“不要……我们明明才……”叶盛卓抓住那团液体,液体却在他手指尖溜走。

雀昭焱手忙脚乱的将雀汀峰的内脏推回去,液体却还是不自觉的流下来。

叶涵笑着摸了摸叶花暮和叶盛卓的头,用着将要液体化的双腿走向雀汀峰。

叶涵走到他面前,冷冷道:“我绝不会原谅一个背叛我的男人。”

但她又伸出手,眼神忽而柔和了些许:“但,我可以原谅一个为了保护孩子牺牲自己的父亲。”

雀汀峰的眼神似乎是受宠若惊,快要融化的两手相交,竟如同婚礼殿堂般隆重。

“对……不……起……”

“没关系。”

两人最后一次相视而笑,最后化为一团液体,流向四方。

“夜公子……”叶花暮的眼光像火一样会把人灼伤,像鹰爪子似的会把人抓出血:“这样的原因,全都是因为秦兰静,对吧。”

没等天泽夜答话,她就已经跳出几步,冲了出去。

“花暮姐等下!真是……”天泽夜话音未落,刚刚散开的液体忽然形成一块黑色影子,向三人席卷过来。

地上发出被腐蚀的滋滋声,天泽夜意识到不妙,赶紧两手抓起叶盛卓与雀昭焱的领子,踩着山崖上的石头奔向高处。

趁火打劫的地刺趁机出现,从地面探出,狠狠刺穿了天泽夜的腹部。天泽夜的嘴角立刻渗出了一抹刺眼的鲜红,勉勉强强停在了山顶,死死捂住肚子。

“night!”两人立即扶住天泽夜,天泽夜却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咳……”不远处传来叶花暮的闷哼声,叶盛卓神色一凝,站起来不甘心道:“night,我谢谢你这一路上为我所做的一切,但从现在起,一切都是我们叶家自己的事情,我要自己去解决……”

“你……别来插手。”

“叶盛卓!你还是人吗!他都伤成这样了你还……”雀昭焱的怒吼声被天泽夜扬手制止:“好,你去吧,我先带昭焱离开。”

叶盛卓身上浓浓负罪的心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此时他别无选择,只好咬着牙,转身离开。

天泽夜用灵符在自己肚子上随便敷了两下,强撑着站起来:“小主,属下先带您去安全的地方。”

“你这个样子能……”雀昭焱话音未落,天泽夜就将他背起来,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放心吧,属下说能,就是能。”

猜你喜欢